關于天辰 收藏天辰 聯系天辰
 
  主營產品
 酒業公司
 輻照產品
 醫療器械產品
  聯系我們
名稱:  甘肅天辰輻照科技有限公司
電話:  15393170588
傳真:  0931-2565754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蘭州市西津西路880號
  新聞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正文
甘肅隴西藥商使用硫磺熏制藥材:救命藥變毒藥
信息來源:央視《經濟半小時》    添加時間:2011/4/3 23:06:48
 

央視《經濟半小時》3日播出《硫磺熏藥材:救命藥變毒藥》,以下系節目實錄:

主編:莊嚴 編導:張碩 攝像:李慧

主持人:晚上好,歡迎收看經濟半小時。提起黃芪、黨參、當歸這些中藥材,想必很多人都非常熟悉,這些中藥材都是常見的保健中藥,長期服用補血補氣,能達到調理身體的目的。前一段時間我們記者暗訪了這些藥材的的主產地——甘肅省的隴西縣,發現這些藥材并不是收獲曬干之后就直接上市銷售,而是要經過一個特別的加工環節。對于這個加工過程,當地人三緘其口,當發現記者對此進行調查的時候,加工藥材的人非常緊張,甚至搶走了記者的攝像機。這藥材加工背后隱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一起來看記者調查。

記者去到了甘肅省隴西縣的首陽鎮,定西市下屬的隴西縣、渭源縣、岷縣等幾個縣都是盛產藥材的地方,隴西縣也是全國有名的黃芪和白條黨參的產地,而首陽鎮就是隴西縣內最大的藥材生產基地。走在首陽鎮的街上,隨處可見加工黃芪和黨參的人們。那些人都是附近的藥農,他們被收藥的販子雇過來,將收購來的藥材沖洗、整理,再用機器將整理好的藥材切片。塵土飛揚的空氣中,不僅彌漫著中藥味,更夾雜著一股酸味,甚至蓋過了藥材的味道。

商販子:嗆人

記者:這有點酸味是吧。

藥販子告訴記者,這股酸味,是硫磺熏過藥材的味道。

藥材經銷商:熏過的你基本上聞就可以聞出來。它那個熏過的話蟲子就不會進去了。蟲子進去也就被熏死了。

藥材販子告訴記者,沒有熏過的藥材不好保存,如果生了蟲、發了霉,就得用硫磺或再次熏蒸。他們收上來的這些已經切成片的藥材,都是藥農用硫磺熏過的。

記者:這個要是再生蟲子怎么辦?這個保存絕對沒問題。

藥材經銷商:這個生蟲子你就得用那個磷化鋁或者是硫磺熏了。

藥材販子告訴記者,藥材被硫磺熏過之后會產生二氧化硫,對人體有害,但是由于保存困難,所以藥農們一般還是會用硫磺熏一下。記者向一位販子詢問,是否能買到沒熏過硫磺的藥材。

藥材經銷商:基本上這邊都熏了,不熏放不住。

藥販子:這邊兒沒有不熏的,不熏顏色不好看,買主也少

那位販子告訴記者,熏過硫磺的藥材看起來要白不少,賣相好很多。

藥材經銷商:熏過的吧,就是那種特別白的。你看那種。 那個黨參。

記者離開了鎮上的店鋪,又到了首陽鎮旁邊的南門村,村子里既有自家種藥的藥農,也有一些組織村民加工藥材的作坊。走在村子里,許多人家都在門口沖洗、晾曬藥材,記者走進了一家加工黨參的作坊,那家作坊也同樣以熏蒸硫磺的方法保存藥材。

記者:這全是熏過的嗎?

藥材經銷商:這全是熏過的。

記者:這怎么熏啊?怎么能看出來呢?

藥材經銷商:這個顏色就比那個沒熏過的好,顏色不一樣,越白越好看

收藥的老板告訴記者,藥材不熏硫磺是保存不住的,到了七月份,不打硫磺的藥材就會生蟲、發霉。而打了硫磺,可以讓藥材至少三年不生蟲子,如果想要保存的更久,還可以反復熏蒸硫磺。

藥材經銷商:硫磺一打,你保存三年都沒問題,我們這邊還有保存十年的,2003年非典的貨現在都在手里面

藥材經銷商:過一段時間熏一點 過一段時間熏一點

老板告訴記者,硫磺很好買,價格也很便宜,在一些鎮上的店鋪里都可以買到,花一百多元就能買到50公斤的硫磺,一袋五十公斤的硫磺可以熏一噸的藥材。但是如果不熏硫磺,藥材生了蟲,發了霉,損失就會非常地大。

藥材經銷商:一萬斤貨的話,你只要一百元的硫磺就夠了

藥材經銷商:如果熏的話兩天兩夜就可以了。

記者:這么長時間?

藥材經銷商:你不熏好它就爛掉了。一公斤都要五十多元的東西,你不熏好把錢爛掉了

作坊的老板給記者講述了,用硫磺熏藥材的方法,并向記者展示了正在熏硫磺的藥材。

藥材經銷商:這邊我們就是熏硫磺的,我們這樣打硫磺的,走開一點,這個味道大

雖然離藥材還有兩三米遠,記者還是被塑料布下熏藥材的二氧化硫氣體嗆得連退了幾步。

記者:這個怎么這么嗆呢?

藥材經銷商:它有味道

記者:這是正熏著呢是吧

藥材經銷商:它這里面點著以后,沒有了,熏完了。原來是這個樣子的,著完以后就沒有了。沒有了它就熏成這個樣子了。它就絕對保存沒問題了,保存三年都沒問題。

記者又走訪了一家南門村里的,另外一家作坊,那家作坊里的人也告訴記者,藥材的干濕程度也會影響藥材的保存期限,但是即便曬得再干的藥材,不經硫磺熏,也很難保存好。在那家作坊的一個角落里,記者發現了超過二百公斤的工業硫磺。

南門村村民:這個就曬得干干的,過兩年還是會生蟲的。這個是經過硫磺的。

正準備離開南門村的時候,那家給記者展示了如何熏藥材的作坊的人突然追了上來。

藥材經銷商:你是不是調查硫磺的啊?

記者:沒有沒有

藥材經銷商:我看看你的包啊

記者:你不用看我的包,把我的那個刪了,你放開

藥材經銷商:影響我的生意了,你知道不知道?

僵持了十幾分鐘后,攝像機被販子搶走了。

主持人:在攝像機被搶走之后,我們的記者迅速報了警。最終找回了被搶走的設備。事實上早在2004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管理局專門下文,禁止采用硫磺熏制中藥材,2005年7月1日開始執行的新版藥典,也刪除了中藥加工中使用硫磺熏蒸的方法。難怪那些藥材販子見到記者拍攝反應如此過激,原來是擔心用硫磺熏制藥材這件事被曝光。盡管人人知道用硫磺熏制藥材是違規行為,但記者在甘肅調查的時候發現,當地用硫磺熏制藥材,是一種普遍的做法。那么硫磺熏制藥材,到底會產生什么危害呢?先來聽聽專家的說法

用工業硫磺熏蒸藥材,到底在藥材上產生了多少殘留,是否會危害人體健康。記者也從甘肅隴西縣首陽鎮帶回了幾份黃芪切片和黨參的樣品,想在北京找到相關檢測部門做一下化驗,然而記者聯系了中國農業大學、中藥協會、北京中醫藥大學等幾家機構,相關的人員都表示,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上有測試二氧化硫含量的實驗方法,但是他們都沒有做過關于藥品含硫量的實驗;記者又聯系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下屬的中國食品藥品檢測研究院,但是需要經過相關新聞部門的批準,節目播出前,還尚未得到批準。

用硫磺熏蒸藥材,到底會產生什么樣的殘存,殘存量有多少,就此問題記者請教了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學院副教授,中國商品學會中藥鑒定分會理事張媛。

張媛 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學院副教授

張媛:硫磺燃燒以后產生二氧化硫,它在中藥當,中二氧化硫氣體有一定的吸附,就可以殘留在藥材當中。藥材當中含硫量過高情況下,二氧化硫還會溶于水,形成亞硫酸,如果在無機元素就會形成亞硫酸鹽,這樣很難揮發,就殘留在藥材當中了

那么含硫物質的殘存到底會對人體和藥效產生多大的影響?張媛告訴記者,我國的藥農有微量硫磺熏制、烘干藥材的傳統,但是近些年來,一些藥農和經銷商們用工業硫磺過量、反復熏蒸中藥材,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藥材的質量。張媛給記者介紹了世界衛生組織的一項研究

張媛:世界衛生組織已經規定了,人體每天攝入二氧化硫想應該是低于0.7個毫克每公斤,是這樣一個攝入量。所以這是一個很低的限量。有的學者就是用每天吸入0.75毫克這樣一個劑量,來做了一個慢性實驗,就發現長期低劑量接觸二氧化硫也會造成損害,尤其是呼吸道系統這種損傷,比如說會得慢性鼻炎,咽炎,支氣管炎,甚至支氣管哮喘,乃至肺氣腫,他甚至可能會提高肺癌的患病率。

按照專家的看法,要想達到一定的熏蒸效果,使中藥材便于保存,要達到較高的硫磺熏蒸濃度。

張媛:在熏蒸過程中,一般來說,她可能都要超過500(毫克每千克)的濃度,才能達到真正的熏蒸目的。

一般硫磺熏蒸藥材要達到的每千克500毫克的濃度,與這項世衛組織的研究結果每公斤0.7毫克的限量比起來相去甚遠。

張媛:二氧化硫的殘留量要是超過500(毫克每千克)的話,這個時候,你就能夠聞到特別刺鼻的酸味,很不愉快的一種氣味,這時會引起一些急性咳嗽反應,其實就是急性毒性的反應。

張媛也告訴記者,本來中藥是很多人養生、調理的保健品,但是被硫磺熏蒸之后,藥性也會發生變化。

張媛:它本身可能對于藥材的藥效,或者飲片藥效也會有影響,影響它畢竟是一種化學物質,很有可能會跟藥材當中活性基團發生反應。比如二氧化硫,它本身就是一個很強的還原劑,它會跟其中一些羥基活性激素發生反應,這樣會改變中藥材原有的一些化學成份,從而影響到藥效。

主持人:隴西縣藥材資源豐富,種植歷史悠久,素有“千年藥鄉”和“西北藥都”的美稱。藥材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20%以上,其中白條黨參的產量更是占到了全國市場份額的70%以上。隴西現在已經成為西北地區重要的藥材集散地之一。面對這樣龐大的一個市場,當地政府部門如何對藥材生產進行監控的呢?就在記者攝像機器被搶的第二天,隴西縣政府的工作人員得知了記者的行蹤,并主動要求陪同記者,公開調查了當地規模非常大的首陽藥材市場,在這里記者又有了新的發現。

農歷二月二十四號,首陽鎮上每逢農歷雙日,都會舉辦藥材的集市。記者到了首陽的藥材集市,窄窄的街道上擠滿了拉來藥材出售的藥農,在市場上挑選貨物,討價還價的是來自鎮上和其他地方的藥材商。記者向幾個出售藥材的藥農詢問情況。

藥農:熏過,這里都是

記者:熏過之后是不是好放一些?好賣一些?

調查剛開始,奇怪的一幕出現了,一位縣政府工作人員,沖藥農搖了搖頭,剛才還對硫磺熏制藥材直言不諱的藥農,馬上就改了口。

記者:哪些是熏過,哪些是沒熏過的?

藥農:這個都沒熏。

隨后,記者和縣政府人員又到前一天暗訪時去過的作坊,作坊里仍然在加工黃芪的飲片。

記者:咱們這個需要打硫磺嗎?

村民:一般不打。

記者:一般打(硫磺)的話是用這個爐子嗎?

藥農:不是,那是……

老板對用硫磺熏蒸藥材矢口否認,不過記者在墻角里發現了幾袋硫磺。

記者:這是什么?用它干嘛?

藥農:用它就是搞中藥材。

記者:這個院子里是熏還是沒熏的?

藥農:沒熏的。

記者又詢問了院子里一位被雇來沖洗藥材的村民,她卻給了我們不同的答案。

記者:這些都要熏嗎?

村民:熏。

記者:是先晾干熏還是一塊熏?

村民:今天晚上就熏。

記者:這些熏過嗎?

村民:熏過。

記者向當地的許多藥農了解到,如果將收上來的藥材直接賣掉,按照現在的價格,每公斤黃芪可以買到二十三四元左右;如果將收上來的藥材熏硫、整理、沖洗、曬干、加工成符合市場需要的規格,就可以賣到每公斤二十七八元。

藥農:不熏不好賣。

記者:為什么?

藥農:顏色不行。

藥農:不熏的話賣不掉。

許多來這里經銷商也告訴記者,甘肅省隴西縣的氣候干燥涼爽,非常適宜藥材的種植,也更適合藥材的儲存,許多客商都在那里建立、租賃藥倉。但即便是在那樣優越的儲存條件下,仍然難以保證藥材在炎熱天氣里不生蟲。而且如果銷往全國各地,很難保證藥材在溫暖潮濕的南方不會發霉,熏蒸硫磺就成了成本最低、最方便直接的保存方法。一些經銷商也告訴記者,想在這個季節買到不熏硫的藥材,要花很多時間和力氣去尋找。

主持人:記者暗訪時,藥材加工戶直言不諱地說藥材全都是要經過硫磺熏制的,而在有政府工作人員示意的情況下,記者聽到了截然不同的說法。記者隨后把暗訪的情況向當地藥材監督管理部門進行了舉報,這些用硫磺熏制藥材的作坊,會受到相應的處罰嗎?

主持人:為了解決儲存等方面的難題,硫磺熏制藥材曾經是我國藥材加工的傳統做法。但是隨著科學水平的提高和健康意識的增強,這一做法已經被明令禁止。但是記者看到,隴西藥材市場依然在用超大劑量的硫磺熏制藥材。對于這樣的情況,當地執法部門如何處理呢?

記者聯系了隴西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幾名執法人員隨后跟隨記者到了首陽鎮,這是記者第一天暗訪的那家店鋪,工人們仍在這片廣場上進行黨參的加工,空氣中仍然彌漫著一股酸味。

甘肅省隴西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工作人員

記者:它這個味道像是熏過的,您聞一下,有酸的味道

工作人員:這個是水洗了。

記者:覺得它好像熏過,顏色比較白。

工作人員:顏色是土質不一樣,顏色不一樣。因

執法人員認為,這些藥材顏色比較白,應該是正常情況。

甘肅省隴西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工作人員

記者:市場上有一些不規范的熏硫行為,我們怎么監督?

工作人員:我們就是只好通過現場看一下,再聞一下。聞一下如果覺得刺鼻子的話,如果有這種情況,我們就抽個樣,送上去,送上面檢。因為我們沒有檢測,我們這邊不能檢測。

記者又帶領著食品藥品監管局的幾位工作人員到前兩天走訪的那家作坊,對于這家加工企業是否用硫磺熏了藥材,執法人員表示,僅靠目測很難斷定。記者隨后帶領執法人員來到了這個墻角,那里存放著200多公斤的工業硫磺。

盡管,院子里堆放著幾噸的黨參,還發現了大量硫磺,執法人員表示無法在現場確認,這些藥材是否已經熏過大量的硫磺。

工作人員:我們現在是把它查封,封了,封起來了,來回地送檢,取樣送檢。

掀開塑料布,里面的幾噸黨參散發著嗆人的酸味,但是由于沒有在里面發現正在熏蒸的硫磺,執法人員表示,只能等送到上級藥檢所檢測。

工作人員:如果它里面有熏的東西們縣上去查了,有證據,就是里面有,現在是里面沒有的話,我們取樣送檢。

執法人員再三表示,只有抓到現場熏硫磺的證據,才能在現場直接進行相應的處罰。但是那家作坊的老板對于硫磺熏蒸藥材,卻供認不諱。

村民:都是這樣加工。

記者:那一般比如說你耕種藥材需要多少硫黃呢?

村民:一頓藥材,一百多塊錢,不熏硫黃,我放不了,爛了,爛掉了它就。

記者:一般多長時間你能賣出去這個東西?

村民:這個東西,要是行情好的話,兩三個月就賣掉了,行情不好的話,得一年,我這個已經兩年了,賣不掉。

盡管老板承認了硫磺熏制的現實,但是由于沒有抓到現場熏蒸的證據,隴西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們表示,無法證實這家作坊的違規行為,只能將查獲的硫磺沒收,將現場抽取的藥材送檢;而且,即便將樣品送檢,由于國家食品藥品監督部門和當地藥檢部門也沒有相應的二氧化硫含量標準,也根本無法判斷藥材的含硫量是否已經超標,超標了多少。

那些藥材的含硫量究竟是什么情況呢?在走訪了藥材市場、藥材作坊和藥農之后,記者又到了一家當地的藥材加工企業。記者請這家企業利用自己的化驗室,檢測一下,從市場上帶回的藥材做一個含硫量的測試,卻發現企業并沒有這樣的化驗條件。

陳杰 甘肅隴西中天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

陳杰:國家藥典上有一個二氧化硫的檢測方法,但是設備,包括它的試劑不好買,因為試劑有三氧化二砷,這樣都不好買。

陳杰告訴記者,由于國家沒有對藥材含硫量的具體標準做出規定,他們平時一般都不做藥材含硫量的這項測試,即使測出了含硫量,國家標準可以比對產品含硫量是否超標。

陳杰:送檢沒有檢測對象,二氧化硫。它基本上檢測必須是藥典標準上,國家藥典,國家法律它有的它才有。沒有沒法檢測,沒有標準。

陳杰告訴記者,包括韓國、香港在內的一些國家和地區,對于藥材中的含硫量要求很高,韓國對中藥材中二氧化硫含量限制為,每千克30毫克,而銷往香港的藥材也分為無硫和含硫兩種規格。陳杰帶著記者參觀了他們要銷售到香港的一批無硫的當歸,那批當歸是從生產基地里直接收獲上來,沒有經過硫磺熏制。由于出口的藥材含硫量要求非常嚴格,他們只能通過控制貨源的方法來買到符合低硫要求的藥材。

陳杰:香港市場是這樣,它含硫的,就是硫黃熏的是一個價,無硫的是一個價,我們給香港的全是無硫的,跟客戶一合有協議。

記者:這個價格差多少?

陳杰:這個價格差很多,差20%到30%。

陳杰告訴記者,在當地想買到沒有被硫磺熏過的藥材不太容易,如果想收購到無硫或者含硫量低的藥材,只能在藥材沒有進行任何加工之前,直接從地里收上來。隨后再很快出手,減少蟲蛀的麻煩。

陳杰:從產地,產地我們直接從基地上來收,一年基本上我們收來以后自己處理,這樣就會避免被硫黃熏。

主持人:記者舉報之后,隴西當地執法部門對涉嫌硫磺熏蒸的中藥材進行了取樣,但是如何進行查處,還要等待檢測結果,我們也會繼續關注。記者注意到,整個隴西縣,雖然是藥材生產基地,但是卻沒有一個能檢測藥材含硫量的地方,這也給了不良商販以可乘之機。怎樣改變這種現狀呢?記者也采訪了有關專家。

中國中藥協會中藥材市場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周洵告訴記者,對于規范這種硫磺熏蒸藥材的行為,建立相應的國家標準是最首要的問題。目前,雖然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曾經發文,治理硫磺熏中藥材的問題,2010年版的國家藥典也提出了檢測藥材二氧化硫含量的方法。但是,國家相關部門對中草藥材的硫含量始終沒有具體、統一的限量標準。

周洵 中國中藥協會中藥材市場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

周洵:目前來講,因為現在國家沒有一個硬性的指標,就是比如說我一個恒定指標,含硫量多少,所以這個東西很難就是執行起來有些。

張媛 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學院副教授

張媛:我們要嚴格的控制好限量,也就是說你要把藥材當中的二氧化硫限量,要確定下來,這樣我們有可以有一個標準可以去執行。

周洵告訴記者,韓國、日本以及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嚴禁用硫磺熏制藥材,對藥材含硫量要求也非常嚴格。2007年9月,韓國發布了《關于草藥中重金屬的規范和測試方法》修正提案,此后又發布了《關于草藥中二氧化硫殘留物的規范和測試方法》的修正提案,把72種草藥中二氧化硫的最高限量修訂為每千克30毫克,這個新的含量標準大大低于修改之前的標準,一些藥材的含硫量只有此前標準的五十分之一。

而我國出口到這些地區的無硫藥材要比國內市場上的含硫藥材價格貴出百分之十到二十。在價格差異的激勵下,一些藥農和收藥商也自覺地放棄了硫磺熏制的辦法。

周洵:他們好像基本上含硫量我就基本上不要了,在品相基本上一樣的前提下,沒有經過硫磺熏蒸價格肯定是要高于硫磺熏蒸的。

周洵說,對于硫磺熏制藥材,很多藥材生產基地都地處偏遠地區,對藥農來說,用硫磺熏藥材更多是處于保存方便的需要。

周洵:倉儲條件很差,所以現在我們也提出,市場必須要建立標準化的倉庫。

周洵說,建議應該由政府出資,建立一些標準化的藥材倉儲設施,以避免藥商和藥農用傳統的硫磺熏蒸來儲存藥物。

周洵:日本最后中藥材的管理和流通是做得非常好,做得最好的,應該說。它的倉儲,它的整個倉儲在日本東京,有一個很大倉儲的物流中心,基本全日本的中藥材,他們漢方藥基本都是從那倉儲過和流通過,當然它的比如說儲存條件也好,它的物流手段也好,它的管理都是包括檢測,很限制,很嚴格。

專家也告訴記者,無硫的藥材需要有很好的烘干技術和先進的倉儲設施來支持,但是在藥材儲存方面,我國很多地方還依賴于落后的硫磺熏蒸技術,也沒有先進的倉儲和物流系統,而國外的食品、藥品烘干和倉儲技術方面則有很多先進的經驗。

張媛:你比如國外倉儲食品用到像這種冷凍干燥,一些低溫干燥的方法,還有像紅外干燥,濾波干燥,他們研究的氣調養護,就是放蟲,效果非常好,而且很經濟,而且還能保證安全。

主持人:中醫中藥經過幾千年的傳承發展已經成為中華民族重要的文化瑰寶,中醫講究的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贊同這一理念,看中醫吃中藥的人也越來越多。目前已經有160多個國家和地區使用中醫藥和針灸,可以說全球中醫熱持續升溫。這樣的局面應該說對我國的中藥市場會起到一個正面的激勵作用。但是我們非常遺憾地看到,我國關于中藥的行業標準非常缺乏,倒是韓國、日本這些周邊國家相繼制定了嚴格的標準和規范。其結果就是高質量的藥材被送出了國門,我們自己卻要來消化那些用硫磺熏制的藥材。我們呼吁有關部門能盡快出臺國家標準,保證中藥材的安全可靠。不要讓救命的藥材變成慢性毒藥。今天的節目就到這里,感謝您的收看.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甘肅天辰輻照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蘭州市西津西路880號
電話:15393170588  0931-2565754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5 甘肅天辰輻照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隴ICP備10200377號    技術支持:蘭州慧創網絡科技
闽乐游棋牌怎么升级